全国服务热线:400-0379-440

新闻中心 PRODUCT DISPLAY

万州一艘9年前启航的海盗船来到了“后航海时代”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2-11-14 187 次浏览

  月初,育碧发布了碧海黑帆的“电影式CG”预告片。虽然碧海黑帆今年出现的频率比起往常来说足够多了——当然,是比起以年为单位的“往常”来说,但这个看起来不怎么解渴的预告片还是被大家戏称为“偷渡攻略”。

  好在随后许多家媒体都有发半个小时余长的实机演示,这才算是给大家解了渴。在实机演示中,足够的画质,足够刺激玩家爽点的玩法介绍,以及育碧的金字招牌——大家虽然对游戏最终成品的质量有些担心,但对于育碧擅长的游戏文化背景方面的能力非常信任,毕竟海盗与海盗活跃的大航海时代,的确有相当多有趣的故事和文化可供品味。

  不过,对于质量的担心几乎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。毕竟在我的记忆里,所有宣称“历时数年打磨”的游戏好像都没有什么好下场,该凉的凉该鬼的鬼,尤其碧海黑帆还与那些游戏一样有着共同的标签“线上游戏”——一款线上游戏制作那么久,毫无疑问会让玩家有点慌。

  但还是那句话,育碧就是育碧,尽管他BUG多、BGU多、GBU多,但凭借着招牌,硬生生在一次又一次拖更后还能得到玩家的支持,而且在实机演示中的的确确的让人看见了点真东西,借用评论区一位老哥的话:“海盗类游戏很多,但画面NB的很少,不管碧海黑帆质量怎么样,它已经是现在最纯粹的高画质写实海盗游戏了”

  不过现实摆在了眼前:尽管碧海黑帆在研发之海上漂泊了9年,但这片海的时间没有为它停止转动——航海游戏海盗船,或者说带有“海上”标签的游戏,在这9年出现了太多爆款了海盗船。

  如果要追溯航海游戏的发展史,那必然是一个修缮“史书”的大动作,况且我的游戏经历与能力也不足以完成这么艰巨的任务——好在我们是从碧海黑帆开始聊。

  碧海黑帆与刺客信条:黑旗的关系之密切是很多人都清楚的事——尤其是玩过刺客信条:黑旗与看过碧海黑帆的实机演示的玩家,既视感会更强。“这游戏的所有系统,你都能在《刺客信条》里看到。”一位网友是这么评价这两款游戏的。

  以《刺客信条3》主角康纳的祖父爱德华·詹姆斯·肯威为主角,育碧用“海盗”开启了刺客信条的新一个篇章。游戏中同时还出现了如黑胡子、查理斯·范恩等历史上的海盗王,将玩家带回了那个1715年波澜壮阔的加勒比海。

  几乎是毫无疑问的,2013年发行的刺客信条:黑旗受到了玩家的喜爱,同“航海”这个游戏标签一起。在这部以海为主题的刺客信条:黑旗中,几乎占大半流程的海上生活与战斗丝毫没有给玩家带来“无趣”的感觉,反而勾起了更多人对于航海的兴趣。于是在同年,碧海黑帆立项——在那时,碧海黑帆最早的开发定位,甚至只是刺客信条:黑旗的多人DLC。

  如果说这款来自育碧的3A大作,拉拢了许多喜爱游玩单机大作的新朋友来到了“海上”,那么在同年发行的舰队Collection则开启了“万物皆娘”的时代,为游戏世界里的这片海开辟了一条“新航线”。

  虽然我不曾玩过这款当时在我的好友圈子很出名的游戏,但没玩过游戏还没看过本子吗(不是),“岛风”“吹雪”,这些关键词频繁地出现在玩家讨论群里,伴随着的是与现实对应的曾经那些海上战场的讨论——没错,虽然舰娘是一款二次元美少女游戏,但它却吸引了不少“军宅”,让这款游戏意外的有了不少“深度内容”,并在那之后一直活跃在玩家圈子里。

  可能是我个人的偏见——不过那个时候的玩家圈子还是比较窄的,一款游戏“出圈”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,尤其是网游玩家与单机玩家早期的互不打扰,身为网页游戏的舰队Collection的成功离不开“天时地利人和”。

  不过现在来看,2013年算是给当时的新玩家们起了个好头,在茫茫多的游戏种类中,对于和海有关系的游戏好像没那么陌生了——至少不是那种存在于某个游戏中的一张无法靠近的地图贴图。

  可能是舰娘这种可以吃多家米的游戏种类让人发现了商机,在2014年,被称为国产舰娘的战舰少女R发行,并立刻引起了一波手游玩家的狂欢。我记得那时,还不是手机厂商以“游戏性能”作为噱头卖手机的时候,我当时用的甚至还是小米整顿市场之前的杂牌机——总之,舰娘依旧很火,也航向了我的手机里。

  舰娘这种集卡养成类的游戏到底能和“海”扯上什么关系呢?似乎除了“舰”这个字以外就看不到什么了,感觉游戏魅力更多的是来源是对应玩家性癖的卡图——这解释不了越来越多军宅喜爱此类游戏的行为,我有一位不在乎卡图的狠人好友,甚至只凭借角色(也许在他眼里是船体)的名字就决定要不要抽卡。

  如同一些玩家喜爱刺客信条:黑旗中世纪那片波澜壮阔的加勒比海上发生的故事一样,也有一群沉迷于现代史中大炮与导弹的火药味中的玩家,他们需要的正是一个可以满足需求的游戏。尽管舰娘披着一个二次元的皮,但无论是游戏中与现实一一对应的舰船,还是符合“海战”这一特性的游戏系统,都让这部分玩家体会到了“游戏”应该带给玩家的快乐——这也是我称舰娘游戏为“新航线”的原因。

  这部分玩家的特殊需求,很快就被游戏厂商们注意到了,于是2015年,硬核的“航海游戏”——战舰世界来了。

  战舰世界是由空中网代理Wargaming旗下的“战争网游系列三部曲”中的最后一部(前两部为坦克世界与战机世界),也是我印象中接触到的个战争题材的第三人称海上载具射击网游。

  与刺客信条:黑旗不同,战舰世界的历史背景设定在20世纪前半叶,在那个刚刚世界刚刚经历过两次动荡的时代,世界各国为了扩大自己的海上军事实力,不断设计制造新型的战舰,甚至那些仅仅设计出图纸的战舰,游戏中也给还原了出来。

  玩家将操控一艘战舰与其他玩家组成一支队伍,与另一支队伍在随机地图中战斗,像是双方真的在游戏中开启了一场战争。偷袭、佯攻、突围、强攻,玩家们需要运用战术与手中的战舰获得比赛胜利——不光看起来麻烦,上手也是如此,但就是这样硬核的战舰世界,让空中网在海战爱好者中再次收获了不少的名气。

  除了刺客信条:黑旗,上述提到的几款游戏,皆是现在仍旧运营,并且运营得很好的网游——当时的年代,也的确是手游还没有攀上“打发碎片时间”说法的时候,不过很快海盗船,凭借着一款“吃鸡”,Steam进入了大家的视线年,绝地求生的出世,除了带来了一款直到现在还玩不腻的“吃鸡模式”外,也为Steam的推广添了把火(吃鸡启动器),于是那两年,许多的合作游戏在Steam与时下正火的直播里崭露头角——盗贼之海就是这样一款游戏。

  如果你在2018年点进直播平台,你会发现,无论是大主播还是小主播,直播间标题大多都会挂着俩字“开船”——这并不是他们在玩什么户外直播,而是指盗贼之海。

  或许是得益于时下桌游的日益盛起(比如我那个天天惦记着下班之后怎么组一桌血染钟楼的好友群)海盗船,狼人杀类型的游戏层出不穷并且爆款频出,比如之前的“太空狼人杀”——不过比起太空狼人杀过度重视社交而忽略了游戏体验,所以“海上狼人杀”Dread Hunger这个更加平衡的游戏作为“完美平替”而被玩家所选择。

  这让Dread Hunger还真就有那么一股航行途中故事的感觉,而并非只是对单纯地给狼人杀套了个“航海游戏”的皮。